当前位置:读后感 > 高中 > 高二 > 探究韩寒文风——关于《像少年啦飞驰》1500字

探究韩寒文风——关于《像少年啦飞驰》

作者:乐乐 热度: 访问手机版

记得“寒风“侵袭校园那会我在读高一。韩寒就好象是突然从地底下冒出来或者说从天上掉下来一样,迅速成为众生一时谈论的焦点,连研究课都讨论起了“韩寒现象“。继《三重门》和《零下一度》先后出版,韩寒在经过了大红大紫后在文坛又好象销声匿迹了,那时传言他已去玩赛车。一年多之后,韩寒又推出了《像少年啦飞驰》及《毒》。这次韩寒好象很低调,少了媒体的大肆渲染,销量也不太好,不知这是否成因果关系。他在文坛好象厌倦了争强好胜,转而在赛车中寻找飞驰的感觉,也许这就是韩寒推出《像》的初衷。前不久暑假时,有幸在<实话实说>中一睹他的庐山真面目。一袭黑衣,长长的头发,帅得掉渣,酷得一塌糊涂。令人不禁惊叹,韩寒之“寒意“是由表及里的,通过外表进入性格透出文风。这是一个流行玩黑色幽默的时代,韩寒正是这一先驱者。有人说《像》写得挺烂,内容没有《三重门》精彩,叙述风格太过单调,幽默也只是差强人意。而我认为《三重门》是韩寒在长篇小说处女作上激情追求的产物,这是一种自信的表现;而<像>则是平凡中的平淡,没有《三重门》的花枝招展,是一种朴实无华,这正体现了他在逐渐成熟。但不可否认,《像》中也不乏一些俗套的东西。

(一)关于人物姓名

pk10<像>中除了女人名比较像名外,男人名大都很搞笑。要么俗不可耐,要么酸涩至及。如像头铁牛的铁牛,性焦的校长,做枪手的老枪,做鸭子的杨伟后又改名为杨大伟,叫“狼“和“野狼“的体育老师,以及喜欢唱歌的周伦(让人想起周杰伦)等。主人翁则由“我“贯串始终。远不像《三重门》中的人名那样动听或者说正常。这让我想起了郭敬明<幻城>中的人名,如卡索,樱空释,星旧,蝶澈等。与<像>的相比,简直是大雅与大俗,抽象与形象的鲜明对比。从起名中可以看出,韩寒有些在书中故意作恶的感觉。他把人名附上自己的感情色彩,极具讽刺意味。

(二)关于语言风格

韩寒不喜欢无谓抒情,表达太含蓄他认为矫情。他习惯采用就事论事,直接表达。有时描写甚至有些露骨。里面的脏话如“他妈的“,“傻ד出现频率较高,不知他是否在刻意为之。他把“青春“解释为“青年人发春“,把“上海大众“说成“伤害大众“,把“张柏芝“说成“张白痴“。显然,有些刻意在文字上做文章的嫌疑,但其幽默效果是十分明显的。在幽默的背后,语言上有些偏黄。不知韩寒是偏爱它,还是偏恨它,才使其频繁出现。他把罗大佑“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“戏说成“穿过你的那个的我的手“;说“伪色狼的表现是每天装作一副昨夜纵欲无数今天肾亏过度的样子“;说“(野山)师范中男女比例严重失调,女的看见男的都表现出一副性饥渴的样子,而男的看见长长那样的女的都表现出一副性无能的样子“。可以说韩寒如此大胆张狂地写这些东西,是他性格直爽,喜欢直言不讳的表现。但笔者认为这些东西的出现应适可而止,因为毕竟不是主流。

(三)关于逻辑转折

韩寒喜欢用逻辑转折的方式叙说情节,而且用得较多。其中包括急性转折和慢性转折。急性转折可以让读者感到感观事物迅速转换而产生阅读的快感,进而达到幽默及讽刺的效果。惯用词语如“……是没错的,错就错在……“,“……这是不幸的,但更不幸的是……“。当然,这是用显性转折词连结的。而文中大部分是隐性的,运用直接叙述转折。如“此人非常漂亮,长发披肩,和蔼可亲。到后来,书君告诉我们,她果然是和蔼可亲的,任何人都可以亲她“;“那年我的确比较悲观,觉得这个世界上的确都是爱的踪影,爱骗人,爱吹牛,爱贪便宜,等等“。慢性转折则造成了幽默的长久性,让读者感到锋回路转,回味无穷。如描写老夏与徐小芹的对话时,由“这话让老夏顿时感到失望“到“感到有望“到“感到无望“,再到“绝望“。喜剧成分融入其中,喜剧效果令人捧腹。

(四)关于故事情节

pk10韩寒在<像>中的故事编排是不算连贯的。他在序言中已声明:这不是什么叙述风格或文学技巧,而是由自己懒散造成的。书中大情节之间似乎联系不大。也许韩寒只是想通过这些分裂开的事来说明主人翁“我“的生活飘摇不定,暗淡无光,所以蜜月刻意乡串联。在书中他关注的是下层人的生活境遇,不知这是否与他的亲身经历或者是接触此类人有关。韩寒好象天生骗爱黑色,只是偏爱,绝不是向往,因为他向往的是像少年啦飞驰。一种“置之死地而后生“的积极向上,在绝望中不断提升希望。<像>中的我在黑暗中摸索应属情非得已吧,在生活之路及文学之路上坎坷而行,承受颠簸。开始时,写“我“与铁牛的故事稍显幼稚。小学时的故事嘛,“河浅水少“实属正常。所以初读<像>时,显得有些乏味。但从第二部分写“我“进入了流氓圈子与老枪一起做枪手时,材料逐渐变得丰富起来,而“我“的生活却越显单调,为了生计打拼却感到前途无“亮“。从八十部分开始写“我“与老夏在野山师范中文系过活,仍然是混日子,郁闷时喝酒,无聊时研究汽车。时“我“对车的情有独衷凸显出来,那是“我“的追求,随后写“我“参加辩论赛,借机会去了香港,似乎接近了自己理想的地方。回来后却感到那地方并不属于“我“,于是“我“继续寻找。从“我“与老夏的音乐创作再到飙车的日子,最后依然寻求未果。结尾处让人联想到:也许理想就应该摆在遥远的地方作为动力,过去十分向往的东西当得到了又觉得不过如此。

标签:文风 飞驰 探究 韩寒 少年

推荐专题查看更多»

  • 活着读后感
  •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读后感
  • 鲁滨逊漂流记读后感
  • 平凡的世界读后感
  • 傅雷家书读后感
  • 开学第一课观后感
  •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读后感
  • 西游记读后感
  • 海底两万里读后感
  • 骆驼祥子读后感